圖說:(上圖)帥氣的小弟,照的時候他還忍不住叼唸說我很無聊!(下圖)嗜吃蔥和辣的我,想當然爾,我是絕對的重口味支持者。

雖然我對事事充滿好奇,喜歡嘗鮮,但就某些部分來說,卻又太過念舊。 

就像家附近的小火鍋店-平成屋,一禮拜吃上3天都沒問題,甚至可以天天吃,怎麼也吃不膩。我想這跟遺傳有關,不只是我,家裡頭每個人都把平成屋當後廚房一樣,幾乎每週假日總有一天的中午或一起去吃,更不用說平日和朋友去吃或是自己獨自去吃的時間了。

說也奇怪,吃同一家就算了,還吃同一餐點。爸媽和小弟小妹都點羊肉鍋、我都點雞肉鍋或鮮蝦鍋,永遠都只喝紅茶,調理料永遠是紅辣椒一大匙、沙茶醬半匙、白醋約15cc、醬油20cc、一小匙蘿蔔泥,吃百次都不變的料理方式,給人安心感。

如果要嘗鮮,可以跟朋友約去吃不同的店家,也是新鮮有趣,讓我期待,但心理總覺得要有一家最獨愛的店家。平成屋大概就是這幾年來,我們家的最愛。

小時候是永康街牛肉麵,爸媽不管是請客或是假日要外吃,一定吃這一家,吃了快十年,終於換了金華街上的廖家牛肉麵,也吃了將近7年,才又換平成屋成為密集光顧的店家,至於永康牛肉麵和廖家牛肉麵,則是消夜的小餐點。

又想起在重考班的日子,也有我最鍾愛的店家。那時候每天晚餐一定吃劉師傅板條,除了偶爾怕被人笑,才換了一兩次別的餐點,卻吃不習慣,隔天還是點了劉師傅板條的湯板條加貢丸,吃了一整年,到現在,偶爾經過台北車站,都會想起這家店。只是,時光流轉,很多都變了,去年還吃到懷念的粄條,今年再去,劉師傅板條已經關了,不知道是收起來,還是遷移,站在店門口卻有種想哭的惆悵。

那裡,有我打拼一年的美好回憶呢!不愛唸書的我,大概也只有那一年是最認真念敎科書的時候了。

說到底,總是吃同一家店的毛病,真的是遺傳吧!跟我熟識的朋友都知道,有時後約吃飯,會很貼心的直接問要不要吃平成屋?他們總是體念我這樣的小毛病,我想,或許也擴及到整個生活面,就像老爸,不管如何,最愛的就是老媽。小孩子都得到他的真傳,在某部份念舊,執著的像喝白開水一樣自然,絲毫不察覺自己已經種下癡迷的毒。

是好是壞,得不到答案,但想想這樣的習慣,自己都忍不住噗嗤一笑,真是怪人啊!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na 的頭像
Tina

想過著簡單的生活

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